鸟类的思维是直线的吗?有何依据?

时间:2021-09-24 19:29:33 作者:admin 37138
宠物鸟

鸟类的思维是直线的吗?有何依据?

没有依据证明鸟类的思维是直线的,但所谓“直线思维”的含义实际上并不明确,这里我们换一个主题来探讨吧——鸟类的智力很low吗?但实际上,鸟类的智力远超我们的想象!

人们的刻板印象似乎是正确的:鸟脑确实比人类的脑小得多。但也顶用,许多鸟类的颅腔的尺寸相对于其体型来说算是很大的,这是一种重要且代价高昂的进化特征。因为脑细胞非常贪婪,它们对身体氧气和血流的需求是其重量在全身占比的10倍。

上图:人类大脑与鸟类大脑的比较。

——鸟类需要这么高比例的脑细胞和神经元吗?

鸟类和哺乳动物在不同的进化路径上已有3亿多年的历史,这两类物种都是进化的胜利者,并且两类物种当中某些物种都具备一些高超的技能,例如使用工具。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认为能够进行复杂思维的聪明大脑只有一种特质,那就是你必须有发达的大脑皮质,像人类一样拥有发达的神经元皮层。但是事实证明,鸟类进化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系统。毕竟鸟脑和人脑都需要应对自然界中的一些相同的挑战和生存方面某些相同的问题,诸如:我如何获得难得的食物?我如何与他人相处?我如何捍卫自己的领土?

鸟脑让人惊讶的过人之处

  • 鸟类在导航方面更有天赋。例如白冠麻雀。在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从美国西海岸的迁徙路径中捕捉了一小撮麻雀,并用喷气机跨越美国3000英里运到东海岸的新泽西。在数小时之内,这些小鸟儿就独自“飞奔”,回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和墨西哥的越冬地,甚至只进行过一次迁徙旅程的幼鸟也能成功返回。这种能力让人惊讶。

  • 新喀里多尼亚乌鸦就具有令人惊讶的制造工具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它们通过各种方法打开雨林中的坚果,然后在实验室中甚至观察到这些乌鸦为了要完成任务而打造了完美的树枝工具。上图:新喀里多尼亚乌鸦使用树枝作为工具。

  • 黑帽山雀交流的惊人复杂性让人惊讶。科学家们研究了山雀的叫声,并宣布其叫声是陆地动物中最复杂、最严格的通信系统。当你瞅见山雀时,可以数一数它们鸣叫的数目,实际上它们正在用那些复杂的叫声向其他山雀传达不速之客的规模和威胁程度。

  • 红褐色蜂鸟惊人的空间记忆天赋也让人惊讶。它们只需几秒钟的盘旋就可以在大型无特征的区域中记住花朵的位置。它们还可以记住是否曾“造访”过特定的花朵,并且可以估算出该花朵重新充满花蜜之前要花多长时间。

上图:鸟类懂得为其它鸟类传递信息和合作。这不是直线思维可以实现的。

我们的智力和其他生物一样,都是长期进化的产物。我们跟包括鸟类的其它生物一样面临着与世界相处的相似挑战,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也提出了类似的解决方案,无论是生物学上的还是行为上的。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我们认为人类独有的行为诸如计划、解决问题、推理、学习、教学、同情心在其他生物也能或多或少地发现,它们只不过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使用这些能力来辅助自己的生存。

鸟的智力很低下吗?(它们只配拥有“直线”思维?)

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家基于大脑的物理差异将鸟类视为愚蠢的物种。我们错了。

研究表明,乌鸦可能跟猿一样聪明。

简·古道尔(Jane Goodall)在1960年观察黑猩猩的制造工具时,人类失去了作为世界上唯一的工具制造者的傲娇地位。现在,科学家开始认识到,宇宙中的“智能生命”可能比以前想象的要多得多,但它们不在外星,而就在我们的星球上。自古道尔提出关于猿类智力的发现以来,研究人员还发现了许多其他具有高水平智力的哺乳动物,包括大猩猩、大象、海豚、逆戟鲸和许多犬科动物。但是直到最近几十年,科学家的注意力才转向包括鸟类在内的非哺乳动物的智力。甚至有出版物认为,有大量证据证明,许多鸟类应被更多地视为“长着羽毛的猿”。

对鸟类智力的误解以及认为鸟类没有智能的认识,最初是通过观察鸟类的大脑提出的。因为学者们发现鸟类缺乏跟哺乳动物一样的大脑新皮层,这使科学家数十年来一直认为它们没有更高的思维能力。但是,研究人员现在知道,鸟脑其它部分的皮层已经进化为可以完成许多与大脑皮层相同的任务。

禽类和哺乳动物的大脑似乎在以相同的方式运作,但有趣的是它们的“硬件”完全不同。与哺乳动物相比,鸟类的大脑在大脑的特定部位之间的连接通常更短。这种结构意味着鸟类可能比哺乳动物更快地做出决定,但我们不知道这可能会对它们的智力产生什么影响。

上图:鸟类与哺乳动物大脑的微观研究发现鸟类的神经元更密集,前脑的神经元数量占比更高。

但是什么是智力?这似乎是个哲学的问题。而科研人员很少同意某种确切的定义。但有学者提出智力的定义是“利用认知而不是仅凭直觉或学习来灵活解决新问题的能力”。

换句话说,智力不仅限于死记硬背,还具有解决个人从未见过的问题的能力。这个严格的定义通常包括的是一些与人类相关的心理特质,例如可塑性和创造力之类。但,我们需要为不同的特定物种定义其特定的“智能”的内涵,而不是将苹果与桔子,或将人类与乌鸦进行智力比较。

将一个物种与另一个物种直接比较并不是真正合适的,因为每个物种都发展出了不同的技能或思维方式,从而使它们在一项测试中具有优势,而在另一项测试中具有劣势。至少到现在,还没人开发出给动物进行智商测试的量表。

举例来说,实验室测试显示,在制作钢丝钩来获取奖赏方面,白嘴鸦和乌鸦就比八岁的孩子做得更好,但是八岁的人当然可以做很多白嘴鸦和乌鸦不能做的事情。

上图:科学家们通过十年的研究重绘了鸟类大脑的功能区域划分图。

工具制造和其他类型的智力说明鸟类的思维“不简单”

自从黑猩猩的智力被揭示以来,工具的使用一直是聪明物种的“标配”。在最近的几十年中,科学家发现许多鸟类在野外使用工具,通常是为了获取它们的喙无法获得的食物。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鸟类只有一个著名的工具制造者:新喀里多尼亚乌鸦。

这些岛居的乌鸦以用树枝和树叶制成各种钩形工具而闻名。在实验室中,他们能够用从未遇到过的物体制造工具,甚至可以与灵长类动物在制造工具的能力上相媲美。

近年,科学家还发现 “阿拉拉鸦”(alalā,或“夏威夷乌鸦”)也具有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能力。实际上,夏威夷乌鸦已在野外灭绝,如今只有109个个体被人工圈养。如果夏威夷乌鸦完全灭绝了——曾经只剩下30个左右的个体——我们将永远不会知道它的非凡能力。

上图:夏威夷乌鸦娴熟地使用树枝作为工具。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自1500年以来,我们已经失去了140种鸟类灭绝(尽管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更多的鸟类可能已经消失了)如今,另外五个鸟类物种在野外已经灭绝了,包括“阿拉拉”在内,但仍在圈养中存活。同时,目前有1375种濒临灭绝的鸟类(即易危、濒危或极度濒危),另有971种濒临灭绝。总体而言,目前全球约有14%的鸟类面临灭绝的威胁。

当然,这些鸟类都没有因其智力而受到研究。

令人担忧的是,实际上只有少数鸟类(鸟类的品种超过10000种)已经过系统的智力测试。甚至包括整个世界上的猛禽在内的整个鸟类都从未接受过测试。

其他鸟类的高智力天才家族还可能包括犀鸟、啄木鸟和猎鹰等,这是基于它们的大脑的相对大小以及我们对它们自然行为的了解。

上图:一些高智力鸟类。

一些鸟甚至可以模仿人类说话的能力,使其具有很高的智力水平,正如许多鸟所具有的极强的社交能力一样,它们需要保持复杂的社会等级,维持社会关系。鸟类还可以做人类无法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例如,从千万里之外的距离迁徙找到回家的路,或者记住即使被一米的积雪掩盖了的成千上万种食物的位置。

重新看待鸟类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如何对待鸟类。

非洲灰鹦鹉以模仿人类语音的惊人能力而闻名。但是,这使他们处于严重危险之中。鹦鹉正被迫在野外灭绝,以便宠物贸易牟利。

上图:非洲灰鹦鹉,突然想到楼下邻居家就有一只。

经常被迫害的另一种鸟就是超级聪明的乌鸦。乌鸦经常被农民误杀,他们误以为乌鸦正在破坏自己的农作物,但乌鸦却被发现跟猿一样聪明。

总结

从某些鸟类非常复杂的行为上来看,鸟类并不像只有直线思维的样子。虽然不是所有的鸟类都有高智力,但它们当中的佼佼者确实已经让人类意识到它们的智力远超我们的“直线”想象。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